嬰兒室的大合唱  文飛     2017-10-20刊登於中華副刊
 
   「哇—哇—」正值午餐時分的飢餓感襲來,他們用唯一懂的詞彙唱出激昂的樂章,將他們最迫切的心願化作一個個扭曲音符,從四面八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穿過我們發痛的耳膜,摧殘大腦皮層的聽覺中樞。無論你想不想聽,他們照三餐以惱人的歌聲抗議我們的怠慢。這就是在嬰兒室才有的小惡魔合唱團。

 

   踏入這間婦產科醫院時,我不禁陷入溫馨的氛圍,粉紅色的牆壁、優雅的音樂、在沙發上翻閱新生兒教學手冊的新手爸媽……。每道每道都是迎接新生命的喜悅。我有種飄飄然的感覺,對於喜愛嬰兒的我來說,這一站的實習是多麼的期待啊!
 那份期待輕輕的牽起我的手,帶我到集合地點。在老師的指導下穿上隔離衣、戴上手術帽和口罩,我們一群實習生來到嬰兒室的門口。門後隱約傳來哭聲,這是多麼可愛又充滿新生命的象徵啊!我不禁在心中這樣吶喊。

 

   第一扇門打開了。那些哭聲隨著我們走經木制地板逐漸清晰宏亮。來到第二扇門前,我在心中推估那些等著我們細心照顧的小天使有幾個?
 

   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…門把轉動著。
   十個、十一個、十二個、……咿呀地開起。
   十八個、十九個、二十個……門終於大大的打開。
  

    霎時,一道聲浪排山倒海而來。
 

   滿滿整間二十五個寶寶歌手,發出的哭聲此起彼落,宛如五音不全又無合作性可言的合唱,化作一波巨浪,小天使時變成「小惡魔」,在門打開的瞬間,將我和我的期待捲走,拖進令人窒息的海底。
 

   我敢說這些小小歌手們的合唱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境界。當他們的肚子唱起空城計,便會在嬰兒室唱起魔音穿腦的合唱。首先大胃王會先帶頭,用他的大嗓門宣告表演的開始;接著大眼妹會用她柔柔的聲線和大胃王的大嗓門做調和;接下來是雪白姊妹花,很有默契的的同時開始,姐姐唱的是女高音,妹妹唱的是女低音,有時同時唱,有時一搭一唱,兩人可說是合作無間。合唱剛開始沒多久,小歌手們還宛若天使般唱著充滿溫馨的樂章。美麗的景象很快就被怒吼弟破壞,他投入所有的憤怒唱出激昂的曲調,猶如一段平靜的曲子突然發低音鼓的敲擊聲,樂曲的氛圍轉了180度,進入曲子最激昂的段落……。
 

   小惡魔歌手們爭先恐後地展現他們獨特的歌聲:美人兒有可愛卻響亮的歌聲;胖小弟的每一聲短又有力;愛哭妹發出尖叫般的歌聲來突顯自己……。每個小歌手使出渾身解數,互相爭奪讓我們伺候的優先順序。這時身為侍者的我們得加快伺候,隨著我們把奶瓶塞進每一張小嘴後,他們一個個心滿意足的以「額!」的一聲作為結尾,慢慢結束了合唱表演。然後帶著大大的滿足進入甜美的夢鄉,再次戴上光環和翅膀,變回了小天使。
 

   此時的我們,才終於躡手躡腳的離開,深怕一個不小心小天使又會變成小惡魔唱起歌來。我輕輕的、輕輕的關上門……。

 

文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